创意园如雨后春笋 年轻人在这里“自由呼吸”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2-04 23:11

原标题:创意园如雨后春笋 年轻人在这里“自由呼吸”

 

  创意园将老旧厂区改造出时尚感(上:T.I.T创意园;左:羊城创意园)

  越来越多年轻人选择到创意园工作和娱乐  摄影/羊城晚报记者 艾修煜

  1978电影小镇

  T.I.T创意园

  太古仓

  红专厂

  航拍羊城创意产业园 摄影/羊城晚报记者 何奔

  周华健在羊城创意产业园中央车站表演  摄影/羊城晚报记者 宋金峪

 

  1982年,汕头人杨翔鹏从华南理工大学毕业,分配进入广州市化学纤维厂工作,实习期每月工资51元,转正后61元。

  此后40年,世殊时异,斗转星移,化纤厂从杨翔鹏初入厂时热火朝天的生产,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市场环境变化、经营生产难以为继,直至被羊城晚报兼并收购、变身羊城创意产业园。杨翔鹏的身份也从工程师、物业公司管理人员,再到退休后返聘回园负责建筑改造项目……工作环境、内容一直在变,却始终围绕着这块土地。

  曾经地处郊区、黄土满地的“化纤厂”,如今门前是宽阔的黄埔大道,对面是广州国际金融城,毗邻的小区房价已跃至每平方米五六万元。杨翔鹏服务的对象也从一间国营工厂,转变为一种新型、时尚与互联网和文化创意紧密互动的产业模式——文化创意产业园。十余年来,各式各样的创意产业园在广州如雨后春笋,蓬勃生长,振翅蝶化为一处处活力缤纷的创业沃土和潮流源地。

  A

  重生

  老工业区凤凰涅??

  变身为新型文创产业园

  创意产业园的崛起以旧行业的辗转腾挪为背景——老的工业厂区或升级换代,或腾笼换鸟,或大浪淘沙,经市场淘汰优化,再谋新生。

  位于北京朝阳区大山子的798艺术区,曾是中国电子工业的发源地,“798”这一名称就源于合并前的原国营798厂。世纪之交,该区域部分单位整合重组,来自北京及周边的艺术家开始集聚798厂,发掘利用了原有厂房的德国包豪斯建筑风格,稍作装修和改造,令厂区变身成为富有特色的艺术创作展示空间,并成为了北京都市文化的新地标。

  此后,各类文创产业园在全国各地蓬勃兴起。作为中国近代民族工业发源地之一,广州工业遗产家底丰厚,自是不甘落后。

  始建于1956年3月的广州纺织机械厂,在2007年11月正式停产关闭,对厂区历史建筑活化利用的改造之旅随即开始,定位“时尚、创意、科技”的T.I.T国际服装创意产业园破茧而出。“T.I.T三个字母,就是‘纺织工贸’的缩写……我们希望纺织事业以更有活力的方式,在园区内延续下去。”广州纺织工贸副总裁、原T.I.T董事长麦清华回忆说,“过程中诱惑有很多,整体给人包租省时省力,但是我们还是坚守初心,坚持自主经营,以主题立园,打造出有自己特色文化基因的园区。”

  同样建于1956年的广东罐头厂,曾是亚洲最大的罐头厂。2009年春天,厂内废弃的车间被改造成时尚的创意空间,一个集设计、艺术、文化及生活的创意区——红专厂创意园在此崛起,通过吸引艺术家、创意工作室入驻,打造层数不穷的艺术展览和引进特色餐饮,一度有“北有798,南有红专厂”之称。

  位于芳村的信义国际会馆,前身是广东水利水电厂的厂房,如今成为众多创意产业的扎根地,奥美整合行销传播集团、亚虎广告、唯品会、361度等企业,都聚集于此……

  就这样,一座座厂房、一个个车间,熄火,停工,沉默,等待,再焕发新生,凤凰涅??,最终从旧时的尘埃中开出花来,实现华丽转身。

  2018年11月20日,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了《广州蓝皮书:广州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报告(2018)》。据不完全统计,广州目前有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基地)约222个,其中包括羊城创意产业园、广州国家级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等16个国家级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基地),广州T.I.T纺织服装创意园等10个省级文化创意产业园区,以及太古仓创意园等20个市级文化创意产业园区。

  B

  汇聚

  中央车站开张首演

  周华健感受“零距离”演出

  2014年11月,吕明心作为一名来参加互联网创业论坛的深圳创业者,第一次踏入羊城创意园。活动中,她意外地发现,这个园区竟然是不少创业伙伴的大本营:“比如互缘网络、口袋兼职、闪聘公司……很多朋友都在这里。”3年多后,吕明心再次踏入园区,身份转变成为知名网络公司荔枝的一员:“从一名访客,变成了园区的一份子。”

  同样看中此地的,还有来自台湾滚石唱片的中央车站展演中心。为什么会选择羊城创意园?滚石唱片总经理段钟潭表示,因为“中央车站”的建造标准摆在那儿——面积、高度和地段,是滚石为“中央车站”选址的三个关键,面积至少1200平方米,层高至少12米,“最好是老厂房的外形,而且在一个园区里,有欣赏演出的氛围”。

  2014年初,“中央车站”在广州羊城创意园正式运营,开场首演请来了周华健。在各式各样舞台表演过的华健大哥感慨:“我在台上,能看到第一排观众的毛孔。这种零距离的演出现场,是体育场演出完全没法比的。”后来登台的伍佰更表示:“Live House我只唱中央车站。”中央车站副总经理何双冠介绍,中央车站重新定义了国内Live House的标准:“包括灯光、音响等在内的硬件,都按照大型演唱会的标准配置,甚至场内的座椅,都是订制、空运而来的NBA球馆同款。”

  几乎同时,微信团队也把家从南方通信大厦搬到了T.I.T创意园。微信高层胡仁杰曾向媒体表示:“同事们非常喜欢这里,环境开阔,对创业思维有很好的激发作用,很多同事在这里天马行空地想出各式创意。”

  同样是互联网公司,2016年初,酷狗公司也选择迁入羊城创意园。17米高的旧纸仓,改造成为7074平方米空间高效利用又自由通透的办公环境。2017年,园区获得“国家音乐创意产业基地”的荣誉,办公场地再次扩大。最终,酷狗的办公面积上升为1.3万多平方米,员工人数也从刚入园的500多人,发展为近一千人。“虽然,老建筑改造的成本很高,两个纸仓耗费了约6000万元,但我们是真喜欢这里,这非常值得。”酷狗总裁办的江明秦表示。

  C

  影响

  发展加速地区成熟

  年轻人玩出“创意园攻略”

  2016年,广州市文化创意产业实现增加值2487.78亿元,在国内城市中仅次于北京和上海,位居第三位。2017年9月,北京路文化核心区成为第一批获得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区创建资格的园区。2017年,羊城创意产业园入驻企业145家,产值超120亿元……正如《广州蓝皮书:广州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报告(2018)》指出的:“创意产业园区快速发展,不断推进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发展,是广州市文化创意产业的一大亮点。”

  园区的发展,也加速了所在的地块的熟化。羊城创意园副总经理刘勐回忆:“2007年园区刚刚成立时,是个下雨能划船、买包烟都难找到商店的地方……现在,园区最大的问题变成没有多余的场地。偶尔有场地放出来,立刻被秒杀。”

  园区的成熟便利了周边居民的生活,也改变了一些追逐梦想的年轻人的命运。1993年出生的广东汕尾姑娘庄心妍,开始在酷狗直播间里打开麦克风唱歌时,纯粹是因为爱好,没想到意外拢聚了一大批粉丝。最终,这个从没有野心的姑娘收到唱片公司伸来的橄榄枝,成为小有名气的专业歌手。

  1989年出生的乐迷闻雯则因为一场演出,被中央车站“圈了粉”。2016年5月,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心有花开”演唱会,吉他手黎强介绍自己来自“距离海洋最遥远的城市”,坐在观众席的闻雯抢答道“乌鲁木齐”。声音不大,音量正常,台上的吉他手却听到了并挥手肯定,歌手小娟也微笑点头致意。这一问一答,让闻雯觉得,自己和乐队在演唱和聆听之外,还达成了直接的交流:“物理距离决定心理距离,这里最后排的位置,也相当于体育馆的内场VIP位。”此后,闻雯成了中央车站的铁杆粉丝:“来这里听歌儿,就好像歌手为你亲手煮一桌菜,万人体育场里那种盒饭似的演唱会,再也引不起我的兴趣了……”

  95后姑娘小杨则将各类创意产业园“玩”出一套攻略:在T.I.T上班,到红专厂拍照、看展,到太古仓淘生活小物、看电影,到琶醍创意园和朋友喝一杯,周末跑到增城或者佛山的创意园郊游……“你可以叫我‘创意园控’,工作休闲娱乐,我都在各种各样的创意园里解决了。”

  D

  潮流

  工作不愿上写字楼

  更爱到创意园“自由呼吸”

  谭帆是《创意园地图》的出品人,是一名十余年来一直关注创意园的行业观察者,他在2016年推出了首份“创意园地图”,并创办了相关公号帮助创业者“找园区、订工位”。数字往往是最有说服力的,第一期“创意园地图”收录了广州市内52家创意园,第二期82家,到最近推出的第五期,这个数字变成了194。具体到地图上,这就是从“星星点点”到“密密麻麻”的变化:“短短两年,增长为4倍。”

  在谭帆看来,相比国内其他城市,广州的创意产业园胜在遍地开花,而且非常健康——只有“跑得快的”和“走得慢的”,做得更好的和有待于提高的,基本上没有做不下去的。如春笋般涌出的创意园,也给谭帆造成了点小困扰,“因为总有新的园子涌出来,甚至可以说,地图一送印刷厂就过期了”。在谭帆看来,创意园之所以层出不穷,除了城市更新的现实需求,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年轻人喜欢:“现在的年轻人不愿意去写字楼里上班,因为那一点也不酷。”

  小杨的话印证了这一点:“毕业后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厦门湖里创新园,后来到了广州,还是选择在创意园里工作。”至于不喜欢写字楼的原因,小杨列出几点:“遍地高楼,等电梯都要排长龙,每个人一个格子间,从早到晚都呼吸不到自然风……”

  然而,谭帆认为更深层的原因在于:“房地产、金融、银行……这些盘踞在高高写字楼里的企业,已经不是年轻人眼中最酷的职业了。相反,他们喜欢到各种各样的园区,去互联网,去文创行业,去创业公司,找到自己喜欢的事业,再参与其中,一起创造。”

  2018年11月,国家工信部印发《国家工业遗产管理暂行办法》,鼓励利用国家工业遗产资源,建设工业文化产业园区、特色小镇(街区)、创新创业基地等,培育工业设计、工艺美术、工业创意等业态。

  刘勐和羊城创意园里的企业也迎来了好消息:广州国际金融城核心区建设将逐步向北、向东拓展,其中北区规划特别提到,要借助羊城创意产业园现有创意产业基础,引入创意版办公、商务办公等功能,提升金融城产业功能。听到这个消息,何双冠第一时间发了条朋友圈:“以前,我跟朋友说,我们就在金融城旁边办公,以后我可以说,我们就在金融城里面啦!”

(责编:刘然、夏晓伦)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