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国际清算银行总裁卡斯滕斯:人民币波动与市场变化一致,中国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31 19:13

对话国际清算银行总裁卡斯滕斯:人民币波动与市场变化一致,中国央行工具仍充足

2018-11-01 17:50来源:第一财经研究院国企/美联储/贸易摩擦

原标题:对话国际清算银行总裁卡斯滕斯:人民币波动与市场变化一致,中国央行工具仍充足

作者:杨燕青 周艾琳/第一财经记者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导语

国际清算银行(BIS)总裁卡斯滕斯(Agustin Carstens)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独家专访时表示,发达国家经济增速出现分化,贸易摩擦影响了新兴市场的增长前景。目前中国经济仍具韧劲,央行的工具也仍充足,在这个前提下,未来人民币风险不会太高。

今年10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两年来首次调降了全球经济增速预期。尽管全球经济扩张持续,但贸易摩擦、强美元对新兴市场造成了剧烈冲击。与此同时,市场对美国经济和市场的担忧逐渐升温,税改动能消退、贸易摩擦的冲击传导、加息则为触发因素,这从频现的美股闪崩中可见一斑。在动荡的2018年,全球事态将如何变化?有哪些全球风险点值得关注?对于中国经济而言,在外部压力和内部风险相互传导影响信心的大背景下,在去风险和稳经济之间,决策者又该如何权衡?

对此,国际清算银行(BIS)总裁卡斯滕斯(Agustin Carstens)接受了第一财经记者的独家专访。“IMF下调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至3.7%,尽管如此,这仍然是一个很强的增速。我认为年初和现在的区别在于,发达国家经济增速出现分化,贸易摩擦影响了新兴市场的增长前景。”他称。

卡斯滕斯认为,越是外部不确定性上升,新兴市场越是要加速推进有助强化基本面的结构性改革。“过去,常规货币政策创造了大量流动性,也导致投资者疯狂追逐高收益,配置了众多新兴市场资产。如今由于货币政策开始正常化、贸易摩擦升级,很多投资组合开始出现调整。现时新兴市场面临的主要挑战就是由于正常化进程和贸易摩擦引发的不确定性。因此,对新兴市场而言,降低不确定性是十分重要的,这意味着他们需要去强化经济基本面,这样就可以使得风险更加平衡。

此外,卡斯滕斯也认为,尽管特朗普不断向美联储“开炮”,但美联储的独立性无法撼动。“我认为特朗普总统对美联储的指责只是制造一些噪音……保持原先的加息路径,这会降低不确定性,有助市场平稳运行和经济增长。”他也相信,美联储也会用加强沟通的方式来应对市场的预期差,减小正常化进程带来的市场冲击。

对于中国经济和人民币,卡斯滕斯表示,虽然面临内、外部挑战,“但过去十年多来,中国经济展现出了应对各种形势的能力,因此我相信中国的企业家精神和经济部门的灵活调整能力会帮助其度过这充满挑战的环境。”

他也提及,目前中国经济仍具韧劲,央行的工具也仍充足,在这个前提下,未来(人民币)风险不会太高。同时,他也不认为人民币存在被贴“操纵”标签的理由,“数据支持人民币是一直在适当地调整。最终希望美国可以信服,人民币的波动与市场变化相一致,我并不认为有任何理由可以来质疑这一点。”

20世纪90年代起,卡斯滕斯开始在墨西哥央行担任经济学家,2010年担任墨西哥央行行长,带领该国从金融危机中走向复苏,有着丰富的从业经验。 2016年12月,58岁的卡斯滕斯卸任墨西哥央行行长,墨西哥比索当时瞬间跳水。卡斯滕斯于2017年10月起担任BIS总裁,任期五年,他也是第一位来自新兴市场国家的BIS总裁。

关注贸易摩擦、通胀和地缘政治风险

第一财经:今年10月,IMF两年来首次调降了全球经济增速预期。尽管全球经济扩张持续,但贸易摩擦等不确定性对新兴市场造成巨大冲击。你如何看待当前新兴市场面临的风险?

卡斯滕斯:IMF 下调今明两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至3.7%,尽管如此,这仍然是一个很强的增速。我认为年初和现在的区别在于,发达国家经济增速出现分化,贸易摩擦影响了新兴市场的增长前景。这可能也是我们在过去半年发生的最主要的新动态。鉴于中美贸易摩擦有所升级,而且亚洲经济体与中国之间的联动性较强,贸易摩擦影响了新兴市场的潜在增速,尤其是亚洲地区。

第一财经:从10月开始,各期限美债收益率暴涨、美股持续出现抛售,你认为这是否预示着某种市场变化的开始?

卡斯滕斯:不确定性已经开始影响到投资,以及相应的融资。此外,我认为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在过去近十年间,非常规货币政策创造了大量流动性,也导致投资者疯狂追逐高收益,配置了众多新兴市场资产。如今由于货币政策开始正常化、贸易摩擦升级,很多投资组合开始出现调整。现时新兴市场面临的主要挑战就是由于正常化进程和贸易摩擦引发的不确定性。因此,对新兴市场而言,降低不确定性十分重要,这意味着它们需要去强化经济基本面,这样就可以使得风险更加平衡。

股市抛售的发生并不仅仅因为正常化进程和贸易摩擦,这也与一些市场变化有关。当美联储开始加息,市场不免会出现调整,尤其是一些股票的估值已经偏高了,因此出现下调并不值得惊讶。我不认为现在需要对股市抛售过度解读,这只是调整的一部分,但我们的确需要继续监测市场变化。

第一财经:目前全球经济进入扩张周期的晚期,各界越发担忧,在其他各国遭遇冲击、经济动能放缓的背景下,美国经济无法独善其身。扩张周期的终结以及萧条的开始也往往需要一个触发因素,你认为需要关注未来哪些风险?

卡斯滕斯:贸易摩擦是过去两年最被低估的风险。事实证明其并不是一般竞选承诺,而是已经成真。近期全球贸易紧张态势有所缓解,这主要是由于美国和墨西哥、加拿大之间达成了协议。但美国释放的信号较为混杂,一方面同加拿大和墨西哥达成协议,另一方面和中国的谈判仍然保持强硬态度。希望各方能体现务实态度,减少摩擦。

另外一个最为重要的方面是,我们需要观察通胀压力在未来会如何演化。当前经济增速仍然强劲,劳动力市场疲软不断消除,失业率维持低位且接近长期失业率水平。我们可能会看到劳动力市场带来的通胀上行压力,或会因为已出台的财政刺激政策而更为强化。如果通胀压力开始抬升,我认为美联储可能会更为激进地加息。

还有一些地缘政治风险也需要关注,例如英国脱欧、意大利预算问题等。油价也持续上升了很长一段时间,如果这一态势持续,那么这会削弱部分经济体的增长动能。总体而言,经济预测的核心情景是相对强劲的复苏将会持续,但上述风险也需要继续关注。

特朗普难撼美联储独立性

第一财经:美联储仍在持续加息,而特朗普也不断向美联储“开炮”,认为加息不利于经济和市场。你认为美联储的独立性是否会因此受到影响?

卡斯滕斯:美联储的独立性无法撼动。我认为特朗普总统对美联储的指责只是制造一些噪音。美联储继续做他们需要做的事情,保持原先的加息路径,这会降低不确定性,有助市场平稳运行和经济增长。

第一财经:市场的加息预期滞后于美联储自身的预测,一旦市场意识到问题而继续进行重新定价,这可能造成市场冲击;如果是美联储加息过快,也可能抑制经济增长势头。你如何看待市场和美联储的预测差异可能带来的风险?

卡斯滕斯:美联储已经意识到这些问题,也会用加强沟通的方式来应对。我认为美联储的市场沟通做得很好,例如其利用前瞻指引来锚定市场预期。如今市场可以很好地预期美联储的动态。如果看一下“点阵图”以及市场预期,其实缺口并不是非常巨大。这会有助美联储迈向更为传统货币政策的过渡,同时避免造成市场冲击。我认为只要美联储能够维持其一贯的做法,而市场没有重大负面事件,上述担忧其实并不必要。

人民币波动与市场变化相一致

第一财经:中国去杠杆进程从2016年持续至今,而由于2018年中国经济放缓、外部不确定性激增,中国政府开始采取措施稳定经济,但中国的去杠杆进程尚在途中,金融风险释放尚未完成,虽然经济需要承托,但如今的政策空间不及过往。如何在去杠杆、降低经济失衡和支持经济增长之间实现一个平衡?

卡斯滕斯:经常遭忽略的一点是中国的加杠杆从好多年前就开始了,滋生了一系列问题,因此清理过程仍需要持续一段时间。不过,中国央行和监管机构在去杠杆和处理新的信贷投放问题方面取得了很多进展,银行体系和信贷质量也因为这些措施而更为安全。重点是鉴于上述措施,现在的信贷投放效率或质量可能会较原来更高。这些高质量的信用扩张可支持中国经济继续增长,同时不会催生更多中长期脆弱性。

至于如何在政策宽松促增长以及去杠杆(降低经济失衡)方面取得平衡,我有信心央行和其他监管机构拥有充足的政策工具,可以在支持中国经济增长的同时,应对大量的历史遗留问题。

第一财经:鉴于中国的国情,政府和国企在经济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而西方国家的市场主体多为民企主导。这也引发了不少西方世界围绕公平竞争对中国模式的关切、辩论、指责,以及误读。中国如何能在完善自身发展方式的同时,通过改革和沟通来回应和缓解西方世界的担忧和误读?

卡斯滕斯:我认为从中国的发展中可以看到,中国是个非常具有活力的经济体。中国在投资、推动科技发展、发展数字经济等方面的成就,都是有目共睹的。如今中美贸易摩擦成为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一大挑战。但过去十年多来,中国经济展现出了应对各种形势的能力,因此我相信中国的企业家精神和经济部门的灵活调整能力会帮助其度过这充满挑战的环境。

第一财经:今年以来,人民币已经对美元贬值近10%,央行从8月开始采取了一系列维稳措施。一方面,如果推动人民币向自由浮动货币过渡,那么这可能造成资本外流风险和恐慌情绪;但另一方面,“保7”的代价也不小。如果你是中国央行行长,你会怎么做?

卡斯滕斯:至今为止,中国央行所采取的措施在我看来都恰如其分。我认为人民银行拥有一个丰富和有弹性的工具箱,可以在极具挑战的形势下,动用各种工具来取得不同的目标,包括维持金融稳定、管理资本流动、锚定通胀。目前政策空间仍然充足,但如果贸易摩擦加剧,未来的挑战可能会更加严峻。但我认为目前中国经济仍然具有韧劲,央行的工具也仍然充足,在这前提下,未来风险不会太高。

第一财经:特朗普和一些评论家认为中国对人民币“汇率操纵”,你对此怎么看?汇率因素是否应该进入中美贸易摩擦谈判的清单?

卡斯滕斯:我的意见不能代表美国财政部。但只要看一下中国经济、人民币相对于其他受压的新兴市场货币的表现,就不难得出结论。人民币汇率的表现强于很多新兴市场货币,这也是判断人民币走势和中国央行意图的重要因素。

数据支持人民币一直在适当地调整。最终我希望美国可以信服,人民币的波动与市场变化相一致,我并不认为有任何理由可以来质疑这一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