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职近20年的公司元老背信叛变,恒生电子3日市值蒸发近20亿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7-10 02:01

入职近20年的公司元老背信叛变,恒生电子3日市值蒸发近20亿

2018-07-10 20:24来源:蓝鲸财经公司

原标题:入职近20年的公司元老背信叛变,恒生电子3日市值蒸发近20亿

上周五(7月6日)午间,恒生电子突然发布公告称,公司高级副总裁廖章勇、副总裁沈志伟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于7月6日上午接受公安机关刑事传唤。

资本市场收到消息后,恒生电子股价“果断”下跌7.4%,收跌10.01%,报收47.66元/股,当天市值蒸发32亿元。

7月9日,恒生电子再发公告,简单解释了高级副总裁廖章勇、副总裁沈志伟被刑事传唤的原因和经过。

总结下来大概意思为:

廖章勇、沈志伟两人被刑事传唤,是我们主动报的案。我们在内部审查时发现,廖章勇、沈志伟涉嫌利用职务之便,盗取公司相关商业秘密,二人还背着公司在外部以各种形式组织成立企业开展与恒生电子有竞争的业务,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目前二人接受传唤已满24小时,已处于解除刑事传唤阶段。公司已对他们停职,总裁已提请将其解聘。二人的工作我们已找了其他高管接任。此事件对公司的业绩应该不会构成非常重大的影响,造成的实际损失和定论等待司法机关的法律结论为准。

公告一出似乎也缓解了市场的百般猜测,当日恒生电子复涨4.45%。7月10日收盘,恒生电子小幅上涨1.51%,收盘价50.54元/股。

入职近20年的公司元老,如今背信“叛变”

恒生电子2017年年报显示,41岁的廖章勇与47岁的沈志伟均是恒生电子的元老级员工。廖章勇于1999年进入恒生电子公司工作,2014年 1月任公司副总经理,2017年年薪为218万元。沈志伟在2000年进入恒生电子公司工作,历任公司基金事业部研发部经理、基财事业部研发总监、基财事业部副总经理、资管事业部总经理、公司总裁助理等职,2017年年薪为187万元。

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3月3日,廖章勇在国金道富投资服务有限公司担任董事。国金道富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为恒生电子的联营企业,恒生电子对其持股15%。

根据天眼查显示,廖章勇为宁波恒星汇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波高新区云汉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两家公司的股东,持股比例未知;另外他还担任除国金道富之外,商智神州(北京)软件有限公司、宁波高新区云秦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高管。

但这些所涉及的公司都是恒生电子的主要控股或参股的公司。

另外,2017年年报显示,2015年12月18日,沈志伟在杭州证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担任执行董事,2016年1月4日,又在杭州云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担任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两家公司均为恒生电子的控股子公司。

2017年,证投网络与云毅网络营收分别为702.26万元、2126.94万元,净利润分别巨亏1314.64万元、1796.27万元。

除此之外,天眼查显示,沈志伟为6家公司的股东,其中三家为恒生电子参股的公司,一家为黑龙江水天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公司已注销,另外两家分别为杭州蒲菲特科技有限公司、杭州蒲菲特软件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5%、15%,入股时间分别为2008年、2001年。沈志伟还担任杭州蒲菲特软件有限公司的监事。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徐德强,徐德强也曾是黑龙江水天科技的股东。

两家公司均成立于2001年,经营范围类似,都有计算机软硬件的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成果转让,计算机系统集成等服务。

沈志伟在外部以各种形式组织成立企业开展与恒生电子有竞争的业务,是否与这两家公司有关,目前还不得而知。21世纪经济报道也曾向恒生电子内部人士进行过求证,但其并未对两高管具体涉事公司做出回应,表示不方便向外界透露。

根据《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九条,未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同意,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擅自披露公司秘密;违反对公司忠实义务的其他行为等,公司可以对该员工提起民事诉讼。

图片来源:东方IC

恒生电子:曾经的王者,如今的平民

恒生电子成立于1997年,2003年在上交所上市。公司早些年主要从事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务,是金融、证券等软件开发商,后来业务逐渐成为电信、期货、电子政务、安全、软件外包等领域的软件开发商。

两年前,恒生电子的子公司恒生网络研发的HOMS金融投资云平台(以下简称“HOMS系统”)在场外配资中的违规违法行为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恒生电子也进而备受市场关注。

HOMS系统曾大大提高了配资行业的效率和风控能力,因此迅速聚集了众多用户。据恒生电子2014年年报显示,截至年末,HOMS的上线客户过千家,以私募为主,资产规模过千亿。

据证监会披露,通过HOMS系统接入证券公司的客户资产规模约4400亿元,平均杠杆倍数约为3倍,子账户数在2015年5月24日高峰时达到37万户。甚至有观点曾认为,这样的规模和增长也助推了A股市场的投机之风。

2016年11月25日,证监会披露对恒生网络的处罚决定,没收恒生网络违法所得约1.0986亿元,并处以约3.296亿元罚款;对责任人恒生电子总裁刘曙峰、执行总裁官晓岚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合计罚款约4.4亿。

2017 年8 月 25日,恒生网络收到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裁定对证监会做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准予强制执行。

2018 年3 月 8日,恒生网络收到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及执行裁定书。恒生电子公告称,子公司目前已无法正常持续运营,且净资产不足以偿付证监会2016年11月的罚没款。恒生电子表示将督促恒生网络依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积极配合进行处理。

截至目前,总额4.4亿元的罚没款仅缴纳了2265万元。

曾有消息称,恒生电子早在受罚之初就想过让恒生网络破产,后考虑社会影响而放弃。此前界面也有报道称,恒生电子也更倾向于选择让恒生网络破产。

恒生电子的股价曾在2015年年中的达到过上市后的最巅峰,却又因“恒生网络事件”狂跌不止。

恒生网络的事情还未料理干净,又新出高管“叛变”,半天蒸发了30多亿。

虽然股价也在缓慢回涨,股吧里也有投资者对此感到惋惜,但究竟该事件能给恒生电子带来多大影响,一切得等到水落石出之时……(蓝鲸产经 贾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