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Pillow掌门人:上帝,你在吗?是我,枕头之王 |商周特写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8-10 01:45

  本文系商业周刊App付费文章,禁止转载。 

  撰文:Josh Dean

  这个故事已经成了林德尔传奇的一部分,也是他人生的重要转折时刻 

  “上帝给了我识人的能力,让我们能够人尽其用” 

  和很多伟大的成功创业故事一样,迈克·林德尔(Mike Lindell)的故事要从毒品说起。

  那是2008年秋,当时47岁的林德尔住在明尼阿波利斯的郊区,他离了婚,有四个孩子,他手里的快克(crack,一种毒品)又断货了。他已有14天或者19天没睡觉,他发誓实际是19天,但说14天是因为“19天听起来好像在说大话”,他试图挽救他陷入困境的初创公司,定期到城里找他的毒品供应商泰(Ty)进货。 

  这一次,林德尔来到泰的公寓,他本来期待受到热情的接待,但结果却出乎他的预料:泰拒绝卖货给他。泰还说在他冷静下来之前不会再卖货给他。他还打电话给另外两个林德尔从他们那里进货的供应商,告诉他们不要卖货给他。“在他上床睡觉之前,我不想你们任何人卖货给他,”泰告诉这两个供应商。林德尔表示抗议之后,泰打断他说:“去睡觉,迈克。”

  很多人会以此为耻。林德尔却总跟人们讲这个故事。“我当时觉得,‘哇塞,卖毒品的居然也会关心人!’”他说,“这就是我当时的感受,这种干预真是不可思议。”那一次并没有结束他的滥用毒品,他从20多岁经营酒吧时就开始使用毒品,然后一直持续到他创办MyPillow的初期。林德尔2005年创办了这家位于明尼苏达州查斯卡的公司,以实现他的梦想,做“世界上最棒的枕头”。但当时他正处于低谷。他认识到,从长期来看滥用毒品和经营企业不能兼得,于是发誓要戒毒。 

  他咧开嘴笑了起来,从任何看有线电视的人都熟悉的扫把胡子下露出一排白牙,拿出手机给我看一张照片:那是他自己,他看起来神情紧张,面色苍白,就像嗑药好几天的人。他说,这是泰那天晚上拍的。

  这个故事无法证实;笔者无法联系到泰对本文置评。但这个故事已经成了林德尔传奇的一部分,在他今年晚些时候将自费出版的自传中,这个故事也将是他人生的重要转折时刻。他和演员朋友史蒂芬·鲍德温(Stephen Baldwin)计划将此书拍成电影,作为他们新公司的一个项目,林德尔说,他们的公司制作“不太煽情”的基督教励志电影。

  他说,泰拍这张照片不仅仅是为了给他看自己成了什么样子——一个正逐渐走向死亡的疯子——也是作为纪念。“因为他知道我将来的宏大计划,”他说,“我总是跟这些人说,有一天我将戒掉快克。” 

  MyPillow的广告长片 

  八年多后,林德尔戒了毒,并且非常成功。他在2009年1月16最后一次狂欢派对后,戒掉了所有成瘾的东西——酒精、可卡因粉和快克,然后管理着一个仍在大幅增长的帝国。去年,他开了第二家工厂,销售额从1.15亿美元增至2.8亿美元,员工几乎增加了两倍,达到1500人。迄今,他已销售了2600多万个枕头,每个枕头卖出了45美元甚至更高的价钱,很大一部分都是直接卖给在电视或广播里看到或听到他无处不在的广告后打电话订购的消费者。  

  11月初的这一天,他刚从纽约回来,他在纽约呆了一周,庆祝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总统,他在明尼阿波利斯一次竞选活动中遇到特朗普,并决定全力以赴支持他。那天上午,他跟不断进进出出的员工处理堆积的工作。

  迈克·林德尔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人们似乎不用预约就能来找他。他们知道老板在公司,就来他用作办公室的会议室找他,希望能获得他的注意。

  “这是我的IT主管,珍妮弗·波利(Jennifer Pauly),”一位年轻女性进来时林德尔介绍说,“我很了解我员工的能力,她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有一位油漆工负责厂里的所有维护。珍妮弗是自学成才。IT还用去学校学吗?”

  “我上了一些微软的课程,但也就这么多了,”她说,“我知道怎么用spreadsheet,这也是他为什么信任我,让我来处理数据。”

  林德尔大笑起来。他戴了隐形助听器,但人人都说他永远精力充沛。“上帝给了我识人的能力,让我们能够人尽其用!”他说。 

  ……

  (本文内容不代表彭博编辑委员会、彭博有限合伙企业、《商业周刊/中文版》及其所有者的观点。)

  继续阅读全文请关注《商业周刊/中文版》App 

  下载App戳这里 

  还可以点击这里购买《商业周刊/中文版》杂志  

  编辑:孙昊然、陈镜羽

  翻译:贾慧娟

◆  ◆  ◆ ◆  ◆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