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爱建股权之争:“均瑶系”半壁江山已告急!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6-07 00:39

  近日,爱建集团股权争夺战进入白热化。

  一方面,广州基金豪掷78亿元,抛出要约收购方案,志在必得;另一方面,爱建集团发布公告,称已有人实名举报,广州基金一致行动人华豚企业在增持过程中,涉嫌信息披露严重违法违规及内幕交易。

  双方的斗争日趋激烈,谁能笑到最后尚未可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这一过程中,最难受的当属均瑶集团。

  作为爱建集团的“准第一大股东”,均瑶集团在即将跻身正位的关键时刻遭遇狙击,面临着可能痛失半壁江山的尴尬境地。

” 

  兄终弟及“均瑶系”

  “均瑶系”核心企业均瑶集团创立于1991年,由王氏三兄弟,大哥王均瑶、二哥王均金及三弟王均豪共同创立。

  1991年7月,王均瑶以私人身份承包了从长沙到温州的航班,并创办了中国第一家民营包机公司——温州天龙包机有限公司。

  在那个百业初兴、狂飙生长的岁月,集团的第一桶金带有强烈的时代色彩。

  从盈利角度来看,这家公司并没有立刻给均瑶集团创造太多财富,甚至在刚刚成立的数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不过,它创造的品牌效应却是无可替代的。

  顶着“包机大王”的称号,王均瑶相继进入零售、乳制品、地产等行业,扩张迅速。

  1994年,均瑶乳业布局开始,逐步形成包含酸奶、乳酸菌等在内的完备产业链;1997年,兼并无锡市第二百货商店,涉足零售;1998年,温州均瑶宾馆建成并投入使用,其后将上海“金汇大厦(现上海均瑶国际广场)”收入囊中,在地产物业领域开疆拓土。

  然而,功业未及建,夕阳忽西流。由于高强度的工作,2004年11月7日,王均瑶因病去世,其弟王均金接手“均瑶系”,出任集团董事长。

  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情让人唏嘘。不过,虽然经历了大哥早逝的波折,但“均瑶系”并未有过多动荡,并且一直保持着较快的成长速度。截至目前,其已经发展成为坐拥多家上市公司;拿下银行、证券、信托等数块重要金融牌照;横跨航空、金融、消费诸多领域的商界新贵。

  据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不完全统计,倘若算上本已唾手可得的爱建集团(600643.SH),“均瑶系”旗下至少已经拥有吉祥航空(603885.SH)、大东方(600327.SH)、爱建集团三家控股上市公司。同时,通过多个投资平台,持有浦发银行(600000.SH)等A股公司,以及天大清源(430103.OC)等新三板企业股份。

  并且,大东方还曾持有江苏银行(600327.SH)股份,只是在后者IPO后不久,就已清仓退出,套现离场。

  可以看出,“均瑶系”的上市公司布局与其产业有着密切的联系。吉祥航空自然无须赘述,大东方则是消费、商贸的整合,在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王均金还表示,正在重点布局科技创新行业,“未来可能有两、三家上市公司”。

  需要注意的是,从公司业务、股权变动方面可以看出,爱建集团在“均瑶系”的资本版图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不仅早已被视为三大核心A股平台之一,而且是其落子金融领域的重要推手。

  “准”金融新贵

  可以说,无论从何起家、实力几何,“全牌照金控集团 ”的蓝图足以令几乎所有资本系族心动。而目前的“均瑶系”,离这一梦想已不遥远。

  截至目前,“均瑶系”已经获得银行、信托、证券等多块最具价值的金融牌照,并且,下一重量级牌照——保险,也已经在路上。

  2017年3月22日,保险业协会官方网站发布公告,披露了上海国瑞人寿的筹建情况,其中,均瑶集团出资2亿元,股权占比20%,为第一大股东。

  同时,野马财经还注意到,“均瑶系”对金融创新亦充满了兴趣。

  从公司来看,积极布局金融科技,不仅有着自己的互金平台,而且投资设立了征信机构上海宝镜征信。从业务观察,集团旗下华瑞银行在业务创新方面也动作颇多,例如银行“投贷联动”业务破冰不仅,华瑞银行即与懒财网签订了相关协议。

  除此之外,从上图还可以看出,爱建集团是“均瑶系”金融布局中极为重要的一环。毕竟其手中已经握有证券、信托、保理等重要金融牌照;同时,“均瑶系”也有将旗下金融公司进行整合的动作。2017年2月,爱建集团即发布公告称,受让吉祥航空旗下华瑞融资租赁100%股权。

  虽然今年三月,王均金曾表示,对于爱建集团的战略定位还在规划中,会围绕现有业务优化,目前“只要平稳健康就可以”。但作为一家已经比较成熟的金控平台,围绕爱建集团进行进一步的金融资源整合,无疑是一个可以考虑的选择。

  一方面,上市公司阵营初具雏形;另一方面,金融版图也即将拼凑完整。“均瑶系”已经成为资本市场中极具分量的玩家之一,然而,这其中却存在一个并不起眼,但无比致命的漏洞——“均瑶系”与爱建集团的关系。

  谁的爱建集团?

  “均瑶系”和爱建集团之间的微妙关系,在二级市场中可谓“奇葩”。

  爱建集团原为“爱建系”核心平台,其与均瑶集团的关系缘起2015年上海金融国资改革。

  2015年9月,随着国企改革顶层设计方案的出台,新一轮国企改革全面启动。随即,上海国资委旗下上海国际集团将持有爱建集团7.08%的总股本,全部协议转让给均瑶集团。

  接着,2015年11月25日,爱建集团公布另一则面向均瑶乳业的重组方案,此次方案通过后,均瑶乳业将注入爱建集团,而均瑶集团及王均金、王俊豪将合计持有17.42%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刚刚经历了股灾,即便最终方案定稿时,定价基准日已经到了2016年8月2日,但9.2元/股的价格,相较于最新停牌前的14.98元/股,依旧便宜了不少。

  上图截自爱建集团非公开发行计划第三次修订稿

  不过,2016年3月,该重组宣布终止,原因为“为更好适配公司战略定位,继续做大金融主业”。相关公告同时称,虽然重组停止,但依旧会向“均瑶系”发起定增。并且同年8月,方案抛出,经历了多次修订,最终方案若完成,均瑶集团将以17.67%的股权,取代上海工商界爱国建设特种基金会(下称“爱建基金”)(发行后占比10.9%),坐上第一把交椅。

  在这期间,王均金当选爱建集团董事长。均瑶集团的官方网站“均瑶产业”栏目下金融服务业的分类,也早就将之收录其中。

  上图截自均瑶集团官方网站

  简单而言,自2015年末开始,爱建集团就已经确定引入均瑶集团作为第一大股东,只是由于公司战略定位一时没有明确,导致方案进行了多次调整,一直没有落实到股权。而在这一过程中,无论是均瑶、爱建,还是媒体外界,也都在一定程度上默认了“均瑶系”准第一大股东的地位。

  然而,资本市场没有默认,控制权面前只相信真金白银。

  就在均瑶集团距真正拿下爱建集团还差临门一脚时,广州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带着近百亿资金半路杀出。

  2017年1至4月,华豚企业及广州国际两家机构,共计拿下爱建集团5%股份,按照区间股价,出资最高可达10.87亿元,而前者为广州基金一致行动人,后者为广州基金子公司。

  6月3日,爱建集团披露了一份来自广州基金的要约收购方案,根据方案,广州基金拟以18元/股的价格,最高出资77.6亿元人民币,收购爱建集团30%股份。

  倘若此收购完成,广州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将达到35%。

  面对来势汹汹的狙击者,均瑶集团也没有选择坐以待毙。

  一方面,均瑶集团迅速抛出3%的增持计划。另一方面,爱建集团第一大股东上海工商界爱国建设特种基金会也坚定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称考虑采取包括但不限于与均瑶集团形成一致行动关系对举牌方的“控股权之争”进行防御。

  更为关键的是,前述定增计划也在4月过会,至此,均瑶集团及爱建基金一方,算上此前3%的增持计划,最多持股可能达到31.57%,不过,与广州基金尚存在不小差距。

  对于大举进军爱建集团,广州基金方面也向野马财经介绍了这一举措的初衷。其副总经理刘志军表示,“爱建集团拥有信托、证券、租赁等众多金融牌照......公司希望把爱建集团作为广州基金现有业务的补充”。

  只是,爱建集团对“均瑶系”而言,又何尝不重要。如果最终不能坐稳第一把交椅,初步搭建起的资本帝国即风雨飘摇,刚刚起步的大金控之梦也将濒临破碎。

  更加重要的是,今后,要想再碰到“国资改”+“股灾”这样的双重事件,以较低的价格拿到信托、证券、融租三块金融牌照,可能性微乎其微。

  对此,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多次致电爱建集团、均瑶集团,不过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千年之前,罗隐就曾在《筹笔驿》一诗中写道,“时来天地皆同力,远去英雄不自由”。

  不知道面对当下的境地,王均金的心中会作何感想。

  野马财经2017金融科技夏季峰会

  “寻找金融新势能”

  活动将于2017年6月16日在北京盘古七星酒店举办。“野马财经”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报名”即可跳转至报名链接,精彩内容不容错过哦。

  峰会将围绕金融科技创新,从趋势去向、模式创新、应用空间、资本关注等话题角度,全面剖析当下的金融科技行业现状与发展前景,以期为企业决策、前沿战略提供智力支持。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